bet36投注官网
出国须知

霍建国: “一带一路”投资潜在风险及应对措施”

作者:admin | 时间:2016-11-01 09:06:42
------分隔线----------------------------

2016年3月4日,由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CG)和达信(MARSH)联合举办的“2016海外投资风险与机遇研讨会”在北京举行,并发布了2016年全球风险报告。原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院长霍建国,做了题为《“一带一路”投资潜在风险及应对措施》的主旨演讲。他回顾了“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来取得的成就,指出目前存在的潜在问题及矛盾主要有五个方面,并提出六项对策。

 演讲内容 

当前形势下,大家对近期和中长期风险把握的不确定性因素非常多。我重点结合“一带一路”谈一下目前的困难和风险。

“一带一路”成就回顾

我们首先回顾一下“一带一路”的整个过程,现在有几个方面的成果比较突出。

一是高层互访频繁,取得众多共识。观察过去两年,习主席、李克强总理先后出访14个国家和18个国家,这个数字都是公开的。而且在外交部主导下,中国同30多个国家签署了“一带一路”的表态协议,目前表态支持的有上百个国家。有人在追问“一带一路”到底是多少个国家,64个还是65个,这并不重要,正规的表态是开放的,谁愿意进就进了。

二是基础设施投资签约进展顺利。原来设定的六大走廊,除了孟中缅印进展慢一些,因为那个通道是等着东南亚通道通了以后自然就拐过去了,其他五个通道的推进比较乐观。其中包括中俄2014年油气管道,已经开始启动工作了,中缅的一个油气管道去年也开通了,中俄现在正在洽商西线的一个油气管道,但因为价格问题比较复杂一些。国家电网公司同周边至少签署了10个输电协议,特别是从俄罗斯、蒙古、印尼等地进来的都已经签了。铁路方面比较突出的,大家知道最早的欧亚大陆桥是一直到连云港的,现在连云港和哈萨克斯坦重新签署的一个对接的物流中心也已经建成。现在这条线可能是韩国、日本的有些货也从这里发往欧洲,当然这条线打不过北线俄罗斯西伯利亚的欧亚大陆桥,因为他们那边的价钱比较低,我们这方面费用等问题正在讨论。

大家听到比较多的像肯尼亚的蒙巴萨内罗毕铁路也在洽商。匈塞铁路,雅万,就是雅加达到万隆的铁路现在还有点扯皮,包括越南中国进去的这条线也在推动。印尼有一个庞大的海上岛屿连接的高速公路,包括泰国公路。这些铁路外界报道的都比较多,轰轰烈烈的中国又签约了或者又建了哪个铁路,但实际上很多在接洽、商谈过程中,没有最终签字。比如雅万铁路,说是动工但后来又说没有开工证,很麻烦。总体来看,项目推进量还是比较大的,涉及的金额加起来也有几千亿。

三是境外产业园区建设。商务部公布的涉及到“一带一路”的一共77个园区,涉及到“一带”国家35个,“一路”国家42个。最早有商务部推动的境外加工合作园区,埃及的是很早就起动了,包括柬埔寨的西哈努克港的项目很多都是很早启动的,中蒙是刚启动的,中巴的是早就启动了。中巴的是海尔在撑着,西哈努克港的是红豆集团在撑着,埃及的是天津一个企业在撑着,包括迪拜这块也是比较活跃的。现在进展不是很均匀,有的可能已经出来效益了,有的还在磨合,难度比较大,需要企业审慎把握进入和发展的过程。

四是融资平台建设发展迅速。亚投行和丝路基金都已经正式启动,但下一步的发展,恐怕亚投行的融资能力、发行信贷能力和债券能力决定了发展的速度。如果没有能力,靠现在这点钱干不了什么事,应当立稳了以后通过发行债券和扩大融资规模、国际银团合作来发挥作用。

目前存在的潜在问题及矛盾

过去大家在探讨过程中都说的是好消息,因为这作为一个倡议和刚刚起步的项目,谈到风险比较多就有点淡化它了,所以要撑下去。但现在我觉得整个面子上的工程进展差不多了,宣传和大家呼应的程度差不多了,项目也在具体推,但现在潜在的风险至少是上升的,而且将来的困难也会不少。所以,这些东西我觉得作为外界看问题不大,关键是身陷其中的很多承担项目的企业,特别是大型国有企业集团要审慎把握这些风险。

一是国际经济形势变化带来了新的不利因素。刚才讲到了国际形势,也是现在影响现在人们预期心理的重要因素。我觉得美国形势变化是一条主线,如果大家要研究世界经济和把握全球风险还是要重点关注美国。美国经济的变化情况现在指标也不是很稳定,但总体还是向好的,刚报出来的四季度调整后是1%的增长,三季度是2%,二季度是3.9%,一季度是0.7还是0.6%,合起来大数可以算2%。有些微妙的指标由于石油价格跌破30美元以后,美国一些页岩油的生产面临一些问题,而且企业债也很严重,美国去杠杆的过程走得比较顺,但美联储在驾驭汇率和引导金融市场上,最典型的要让大家观察美元指数。美元指数上到100的时候,当然这次也突破100了,过了100.03,但很快要回调到94、93,上次石油跌到25的时候,它那个就下来了。年初大家对它的看法就有不确定,下到94点多,现在又回到98点多,这是它的一个循环周期,而且这个周期恐怕在未来一年内至少还要走一轮。因为回头看的话,我们记得在金融危机以后,当时我就分析美元操纵最娴熟、玩得最到位,它当时是从84、85回落到72、73,它在10个指标点位间来回波动,在驾驭这个过程中摆脱了很多问题,包括去杠杆、减少债务、通过资产市场运作缓解了它很大的压力,因为现在美联储压力也是很大的,包括美国国债资产的很多压力集中在它那儿,包括企业债风险压力也很大。所以,我觉得美国经济、美联储政策变化和美元的变化大家多关注一下,可能对把握全球经济风险能够看得更清楚一些。有时候看不懂石油和黄金,但看准了美国,那些也会有一个更加确定的判断。

二是项目选择和施工安排存在多重困难。中国企业走出去进展很顺利,去年1200亿投资,增长14%点多,还是很高的。放眼世界,去年全球FDI流量也比较大,接近增长30%多,这个量也不小。而且全球整个兼并收购增长达到30%多,大幅度上升,中国在这里面也是一个积极的扮演者,通过美欧的兼并收购做的动作也是比较大的。万达的项目就有七八个,所以量还是走得比较快。但现在的国际资本市场发生了微妙的变化,过去国际融资贷款成本比较低,现在虽然没有上去,但也开始往上浮了。如果美元加息,它自然就会上去,上去以后企业债的偿还压力就会比较大。去年资本外流有一块是企业提前还款的一些支出,这也是正常的,它能把握机会提前还款是好事,所以这是一个风险。

从“一带一路”重大项目看,我个人觉得项目排得不少,现在要特别慎重,现在还有一个问题,包括日本,整个基础设施建设如果在中亚推的话难度很大。大家知道当地的地形、地貌不利于高铁和公路,比较困难,成本比较高。中亚相对经济困难,它的配合程度和配套能力比较弱,所以我估计那边本身难度比较大。比较容易的是东南亚,相对的地理环境和气候条件比较好,所以相对而言中越、中老、泰国、雅万铁路进展比较顺利。但现在碰到了一个搅局者--日本,日本派了一千亿美元作为海外援助贷款,其实也是支持企业参与竞标,降低企业经营成本,这对我们的干扰比较大,而且有点不惜血本的感觉。所以在几个项目上,目前我们虽然都是胜出,但是估计成本肯定是要上升的,因为不降低价格就拿不下来。而且现在有一个很不好的现象,有些合作方在泰国建,泰国趁机敲你,你还得降,要不然没法签,我们为了抢项目有可能会付出更多。更低的报价对企业就是更高的成本,所以,这个难度在上升。这个还好克服,但企业要稍微注意一下前期竞争的铺垫,如果(当地政府)确实要干你就上。如果他都心怀不稳定,就像墨西哥的项目他们都可干可不干,新政府上来要推,后来一看自己搞了两年都没有定下来,第三年再搞上去也要换届,所以他们就没有兴趣了,这些风险也是要把握的。

三是资金缺口仍然较大,需有关国家共同投入。我们不掌握具体的资金缺口,但就从亚投行和丝路基金这些钱来看,肯定无法覆盖现在说到的这么多项目。将来需要两个突破,一是项目在哪个国家,哪个国家就要有配套,配套资金、配套政策、提供拆迁、土地的这些,所以一定要取得它的配合。另外将来要在国际金融市场中融资。

四是国际金融市场融资困难,避险情绪上升。融资难度上升,资本波动太快,资本市场的流动和波动、操纵、高频、高额这些东西瞬间变化就很快,所以没有一点金融风险驾驭能力,没有一点操作能力,在这里很容易被人玩掉,至少是亏损的。所以这块对企业来说,不碰是不行的,躲不开,但是要碰,至少要了解很多技术性的变化和波动,这块也是风险比较大的。现在的避险情绪比较重,大家都摸不清楚,石油又回到35了,会不会跌回30呢?谁也说不准。黄金又突破1230,是向上还是向下,不确定性太重。不确定的情况下,在信息、各种小道消息的传播下很容易就追过去了。就像我们开车,大家都不知道,他说可能在右边,你就往右边走了,这种不确定的时候很明显,所以怎样提高我们的驾驭能力很关键。

五是地缘政治矛盾日趋复杂,大国竞争激烈。地缘政治现在确实各地都不太安宁,大国竞争、地缘冲突在上升。

对策措施

一是不断扩大金融支持的力度。“一带一路”我们要往前走,而且要铺垫好,现在就要继续扩大对“一带一路”金融方面的支持,当然这取决于整个国内经济发展实力。

二是加快普及人民币在沿线国家的使用。现在30多个国家签署了互换人民币的协定,但沿线国家没有全覆盖,可以加大一些力度。

三是充分发挥好亚投行及丝路基金的作用。亚投行和丝路基金如何顺利起步,做两个成功的示范项目增强大家的信任,进一步扩大融资,学会和国际大财团和机构的合作。因为国际新的融资太普遍,一个单子肯定是几家合伙做的,分担风险,保险也是一种最普遍的做法。

四是继续探讨国际多渠道融资的可能性。探讨多渠道融资,和国际大金融机构合作。在风险高发期,合作的难度其实是上升的。

五是调动发挥保险公司参与的积极作用。国内也在探讨保险公司怎样介入“一带一路”,不要做常规的保险,要发现一些新的险种,怎样为企业保驾护航。你去投入和签约,最后项目几年完成,中间遇到什么风险,能不能做一些单项担保等等,收一些保费,保险公司也合适,企业也合适,这还是有必要推一下的,现在正在推这些事。

六是稳健地推动重大项目,加大产业园区的投入力度。我个人的观点,本来在“一带一路”建设过程中应该是贸易投资在先,中间遇到什么问题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缺路修路、缺电厂配套电厂,这样就比较顺。现在我们重大项目和基础设施在先,变成投入在先,这样的难度在全球经济稳定发展快速增长的时候比较顺,现在的压力显然比较大。我不是说放弃,但要把控风险,把控重大项目的风险,适当加大投入产业合作力度,缓解目前的压力,要不然推进中万一有一两个项目受阻遇到困难,将会造成很大的压力,不利于推进。

来源:中国与全球化研,本文根据由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CG)和达信(MARSH)联合举办的“2016海外投资风险与机遇研讨会”速记整理,未经本人审阅。


Copyright © 2011-2014 www.xhlaowu.com 版权所有:新化县外派劳务服务中心||备案号:湘ICP备14016344号 | 技术支持:安全者
办公地址:新化县梅苑开发区富康路县商务局一楼。电话:0738-3211251 邮箱:737490930@qq.com